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语言选择:中文简体
首页>本所动态>详细信息
01
他们正在悄悄地牺牲我们的婚姻安全!
来源:  点击次数:751  作者:

 作者:吴杰臻律师,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暨高级合伙人,家事律师,广东省法学会婚姻法研究会理事。

最近的事情十分扎心,很多事情都说不得,只能烂在肚子里。

2017年的结婚率、离婚率数据也出来了。

2017年的结婚人数是1063.1万对,比2014年少360万对,连续4年下降。

2017年的离婚人数是437.4万对,比2002年多320万对,连续15年上涨。

跟差强人意的经济数据比起来,这结婚率和离婚率更加让人寝食难安。

人口老龄化,出生率过低,我国已十分重视。

这将影响到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和实现中国梦的根基。

专家在四年前认为:全面二胎后,能刺激15岁至49岁的育龄女性生二胎,年出生人口峰值会达到4995万人。

但实际情况是:2017年我国新生儿只有1723万,比2016年还减少了63万。

我们现在的基本国策就是鼓励生二胎,甚至考虑全面放开生育。

这样的国策,我是坚决拥护的。

如何鼓励生育,则需要更多的政策扶持,我们拭目以待。

要提升生育率,我们不得不解决结婚率。

结婚率下降跟很多因素有关,经济越发达的地区,结婚率就越低。

这个从各省份结婚率和GDP对比图上就一目了然了。

这是因为对于经济独立的女性来讲,婚姻已经并非必需品,甚至是一种耗损。

我国没有开放单身生育政策,想未婚生育人口,是痴人说梦。

更何况,相当一部分人是因为对婚姻充满恐惧才不结婚的,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她们也难有生育的意愿。

女性恐婚,主要是三个原因:

◉ 第一,她们认为目前的婚姻财产制度和家庭分工传统不利,婚姻财产制度逐步保护有产者,不认可家庭劳动付出的价值。传统的家庭分工要求女方承担太多家庭劳动。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们除了承担主要家庭劳动外,还要坚持在职场打拼,努力成为有产者,防止在离婚的时候“丧失”劳动能力。

由于女性既要负责生育,又要承担大量家庭劳动,在职场中处处受到歧视。

她们被内外夹攻,腹背受敌,两边都不讨好。

所以,不少的女性主张不婚不育。

这不能怪她们,是我们没有给她们创造良好的婚育条件。

◉ 第二,离婚率高、离婚难又反过来让她们对婚姻更加恐惧。试想,一个只许进,不能出的市场机制,还有什么投资者敢进场呢?

◉ 第三,我们的婚姻没有安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导致一方举债,配偶几乎无法摆脱共同还债的命运。

因为,根据24条的规定,配偶只有两种情况下可以免责:

① 双方签订AA财产制,债权人知道的,则该债务由举债一方承担;

 借钱时,夫妻一方跟债权人约定是个人债务。

显然在实务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AA财产制没有公示制度,债权人不可能知道,债权人也不会愿意约定为个人债务。

没有这么傻的债权人!

在婚姻里,任何一方都可以背着另一方借钱,另一方无条件共同承担。配偶事前无法控制风险,事后无法救济,要背负一辈子都没法还清的债务。

这样的婚姻制度,显然是极其危险,毫无安全可言。

2015至2017三年里,这个问题才得到全社会的关注,恐婚情绪蔓延全国。

在多方的努力下,最高法才在2018年1月18日出台新的夫妻债务规定,原则上共同签字或事后追认的债务,才能成为共同债务,在符合以下条件之一,可以认定为共同债务:

第一,因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举债;

第二,债权人能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共同生产经营。

尽管这新规还不够彻底,但至少婚姻又回到相对安全的阈值,我们才松了一口气:现在终于可以放心结婚了!

新规出台,对民间放贷资本影响最大,对银行资本没有任何影响。

因为银行从来都是要求夫妻共同签名确认,只有民间放贷资本,为了迅速把款项放出去,根本不想让借款人的配偶知道。

这样会导致他们大量的放贷业务做不成了。

于是,一些人煞费苦心,把新规重新解读,寻找漏洞,自圆其说,想方设法让单方举债变成夫妻共同债务。

其中,浙江省高院出台的意见,把家庭日常生活所需的借款金额定在20万以下,饱受诟病。

我们要知道,浙江省2017年的平均工资是6万元,人均生活消费支出27079元。

20万的日常生活所需,是浙江省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水平的7.4倍之高。

8月15日人民法院报发布的两篇文章:《夫妻债务中如何理解共债共签》《夫妻共同债务中“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经营”的认定》,分别由律师和地方法官执笔,提出了三个极其危险的观点:

第一,要扩大夫妻日常生活所需的范围;

第二,要降低债权人的证明责任;

第三,把“共同”生产经营解读为概括授权,即一方长期对另一方在外生产经营没有意见,视为授权了对方进行此生产经营活动,包括授权对方举债经营。

这三点,无一不是颠覆2018年新规的规则。

其中第三点最为危险,一旦把共同经营视为一种概括授权,那么所有的单方经营就算共同经营了,所有的债务都可以往里面装。

这种解释完全是站不住脚的,一方允许另一方在外生产经营,最多只能视为TA允许配偶用夫妻共同财产去投资经营,但不意味着他同意另一方借钱经营。

任何的授权,都有一个基本的限度。

我们不能说,因为我同意和你结婚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对我作出极其危险的事情,甚至把命都交给对方了。

婚姻里的举债,就是对另一方造成额外负担,会带来极大的风险。

我们怎么可以推定,我跟你结婚了,同意你去开店了,你就可以到处借钱经营了?借钱完了之后还要我跟你一起还债!

这放到任何人身上,在结婚的时候,在婚姻生活的过程中,内心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这种试图把夫妻独立的人格完全捆绑、混同在一起的观点,根本就是胡扯!只会再次让婚姻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

新规的目的很明确:

第一,让婚姻回归到相对安全的状态;

第二,让债权人在出借款项时履行适当注意义务,需要征求借款人配偶的意见。

这种制度安排,既可以保障整个中国婚姻家庭的安全,又只需要债权人在出借款项时稍做一些注意义务。

这种注意义务是任何一种商业行为最基本的风险控制,为何还有那么多人不断为一小撮债权人(民间放贷资本)叫难?含冤?非得把中国4亿家庭都陷入危险之中不可?

新规最大的政治意义就在于符合我们的人口基本国策。

没有婚姻安全,就没有稳定的人口增长,就没有国家的长治久安。

可惜,新规实施以来,不断有人暗地里试图颠覆新规,为民间放贷资本代言,破坏现有的婚姻安全,阻碍国策的实施。

他们不仅仅在牺牲我们的婚姻安全,还在危害国家的安全。

最后,咱们讲一个故事。

这年头,猪崽子都不够了,进圈率少了,出圈率多了,新生猪崽比专家预测少3000万头/年。主人为了让猪安心进圈里生娃,想方设法,殚精竭虑,不断出台利好措施。

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些黄鼠狼为了放贷的狐狸们,变着法子想骗主人加大一猪举债两猪共债的范围。

难道它们不知道当初废掉夫妻共债的原因是不敢进圈的猪太多了,不惜一切代价想逃出猪圈的太多了?

这些黄鼠狼,还有没有政治觉悟了?

狐狸给了多少钱你们,胆敢坏了主人的百年大计?还想不想活了?

尽管我的婚姻很幸福,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亲人、朋友将来活在一个不安全的婚姻制度中,成为潜在受害者。

我们不是立法者,我们只能呐喊,才有机会保住这个来之不易的婚姻安全。

 

分享到:
上一篇:为何婚内房屋写了夫妻俩名字,离婚时未必是对半分?
下一篇:史上最全(2018)|绝育手术对抚养权有影响吗?

粤ICP备18013404号-1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 预约电话:020-3781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