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语言选择:中文简体
首页>本所动态>详细信息
01
悲剧,喜当爹10年了,能返还抚养费么?大咖们吵了20年
来源:  点击次数:231  作者:

悲剧,喜当爹10年了,能返还抚养费么?大咖们吵了20年

 

熊承星:广强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法律事务部成员

 

40岁的阿华与妻子阿蓉结婚10年,有一个10岁的儿子。夫妻俩在广州打工,孩子由农村的爷爷奶奶照看。

他们俩在一次周日外出游玩时,途中献了一次血,阿华知道了自己是AB型血,阿蓉是O型血。而儿子入学体检时验过血,血型是O型血

阿华还有点纳闷,儿子除了长得像他妈妈外,连血型都随他妈。

几日后,阿华在一次看电视时,看到一档关于血型的科普节目。里面提到了这点:AB + O = AB,不可能出现 AB O

看到此,阿华心中大为疑虑,还特意上网查了下,发现和电视里讲的一样。

怀着忐忑,阿华私自带着儿子去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了一次DNA鉴定,报告书中写明的检验结果为:排除阿华(父)与小明(子)之间存在亲生血缘关系”。

再后来,……吵闹,夫妻双方辞职回了老家,闹离婚……

如果你们是故事中的阿华,你们怎么办?

 

01.孩子非亲生,能否成为丈夫提出离婚的法定理由?

据阿华讲述,阿蓉自己都不知道孩子居然不是丈夫亲生的。她只模糊记得10年前她一直在外地打工,有几次和朋友去过几次夜店玩耍……

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也许只有三种情形:

第一,阿蓉撒谎,不想供出孩子的亲爹。

第二,阿蓉跟别的男子发生过性关系。

第三,阿蓉被迷奸了。

不管怎么样,这婚是保不住了。

如果阿蓉同意协议离婚,什么都好说。如果不同意离婚呢?如果阿华起诉离婚,法院第一次会判离么?

首先,咱们要知道的是,对于孩子非丈夫亲生这种情形,女方因为自身不占理,心中有亏,所以几乎都是同意离婚的,不同意的甚少。对于女方不同意离婚的情形,我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苦搜许久,仅搜出了3份,但法官均支持男方离婚的诉求。【案号:(2016)鄂96民终119号、(2017)苏0621民初2903号、(2014)安李民初字第00192号】

然后,从法理上加以分析,是否判离的标准是依据“感情破裂主义”这个中心来判断。而判断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是从“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离婚原因”、“夫妻关系的现状”和“有无和好的可能”这5个方面综合分析的。孩子非丈夫亲生,丈夫已经起诉到法院,这足以说明两人之间感情出现了巨大问题。另外,丈夫在得知孩子非自己亲生后,其从感情上不会再接纳妻子及孩子这点应在情理之中。那么在判断该夫妻感情有无和好的可能”这一关键层面,几乎就可以断定了。法律也不应该强迫男方在此种情形下勉强继续维系婚姻关系。这也是法理上应该遵循的逻辑,亦符合伦理。

因此,我认为,这种情形其实也应该属于《婚姻法》第32条第3款中最后一项“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作为一种法定离婚情形。

 

02.丈夫能否索要精神损害赔偿?

万一阿蓉真的被迷奸了呢?

这种辩解真的是考验法官的智商了。如果被迷奸了,怎么不报案了呢?

真正有用的辩解是婚前就怀孕了。

当然,阿蓉主张自己无过错,她得拿出证据来,否则法院不会认可,毕竟我们也无法查证阿蓉是否故意隐瞒了事实。

那阿华如果提精神损害赔偿,具体的法律依据是?

其实,就目前司法审判实践来看,对于类似情形,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法律依据,一般都是依据《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相关条款。

很多法院在这种情形下以《婚姻法》第46条第2款“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作为判决依据,其实是极不严谨的。因为和他人有私生子并不一定就是和他人同居所生。被迷奸、强奸或者偶尔一两次的发生性关系都有可能造成相同的结果。而且,婚姻法上的“同居”证明标准非常严格。

不过,据司法惯例,这种情形下索要精神损害赔偿的,最终法院支持的数额能有3-5万就已经是很高了哦……

 

03.丈夫还可以主张对方返还抚养费

对于阿华而言,孩子既不是其婚生子女,也不是非婚生子女、继子女,男方没有法定义务抚养这个孩子。从法律上讲,男方抚养了非其亲生子这一行为,是被欺诈了,属于欺诈性抚养。

最高人民法院在1992年下发《关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男方受欺骗抚养非亲生子女离婚后可否向女方追索抚育费的复函》(以下简称《复函》),该复函指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同他人通奸所生子女,另一方受欺骗而抚养的,其离婚后支付的抚养费,受欺骗方要求返还的,可酌情返还;至于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受欺骗方支付的抚养费是否应当返还,由于涉及的问题比较复杂尚需进一步研究。”

因此,离婚后支付的抚养费必须返还,毫无争议。

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已经的抚养费,是否要返还呢?

最高法表示这个问题很复杂,需要进一步研究。

学术界认为需要返还的理由有四种:行为无效说、无因管理说、不当得利说、侵权损害赔偿说。但这个话题一争论就是20多年,但至今尚未有定论。

但司法实践中大多支出返还。而且,最高院2015124日公布的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中“张某与蒋某婚姻家庭纠纷案”也是支持了受欺骗方要求返还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支出抚养费的请求。

 

注:文中故事信息经授权后合理改编。另外,文中“经过献血才知道自己血型”这个梗,并非杜撰。在农村生活过的人,对此应有了解。

 

 

 

 

 

 

 

分享到:
上一篇:云联惠案辩护研究专辑丨云联惠涉嫌传销,哪些人可能构成犯罪,哪些人可能不构成犯罪
下一篇:“三流不一致”并不必然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粤ICP备18013404号-1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楼 预约电话:020-37812500